当浮一大白

为了心里眼里更广阔的世界。

Silly

坑(。ooc。有私设。
冷圈割腿肉以自救。

Chapter   1

    李京泽闭关回来那天,红花会所有人都去了机场。

    白曜隆站在pg one身边,不时垫着脚尖往出口处望,指尖摩挲着手机外壳,焦躁是掩盖不住的。

    Pg one看他这样笑着调侃,“急啥,你的老贝马上就出来了。”在“你的”两个字上还微微加重了语气。

   “什么呀…你的我的…”白曜隆耳朵尖冒出点粉色,软软地看向pg,“老贝是大家的…”

    话还没说完,就听见站在前面的弹壳大叫了一声“贝爷!”注意力被转移,抬眸之间就看见熟悉的身影向他们走来。

    几个大老爷们看见李京泽全都咋呼着扑过去,只有白曜隆一时之间还楞在原地。Pg one在后面推了他一把,朝他喊到“还愣着干啥,走啊!”语气也是十足的欣喜。

    回过神来,他已经被大家推揽着围住了李京泽。圈子正中心的主人公正露着小虎牙,挂着由衷欢畅的笑容和许久不见的兄弟们一个个拥抱。看着这一幕,白曜隆有预感他几个月的思念都会在这一刻得到正确答案——直到李京泽转向他,不等他反应,就不由分说地朝他伸出手臂。

  

    “小白小朋友,想师傅没啊?”熟悉的嗓音在耳边炸起,白曜隆被李京泽用力拥到了怀里,或许是他在白曜隆怀里,不过那不重要,比大脑先一步做出反应的是白曜隆用力回抱住李京泽的手。他张了张口,在喊出“贝爷”、“老贝”、“师傅”等几个称呼时有了一瞬的犹豫不决。但是他很快放弃了选择,而是把脸埋在李京泽颈间,珍而重之地用力“嗯”了一声。

  

    松开怀抱,指尖尚留温度。白曜隆捏了捏拳头,抬头对上了pg one意味深长的眼神,他在此刻才终于对“李京泽终于回来了”这个事实产生了货真价实的感同身受。

  

    这下,白曜隆觉得他的脸更红了。

  

    没错,白曜隆是喜欢李京泽。

    这件事只有和他朝夕相处的pg one知道,万总表示,这还是他自己看出来的,你当这么多年的二次元b站白混的?

  

    当时李京泽已经开始准备闭关修炼去了,还没向白曜隆完全解释清楚的几个历史遗留问题就被他托付给了王昊。PG one看着白曜隆明显心不在焉的脸,还是没忍住往小孩头上敲了一下。

   “咋地,你万总教你就这么不乐意啊?”

   “没有啦万万!我就是,就是有点不习惯…”白曜隆辩解,遂语气又降低了八度,“老贝他确定啥时候走啊…”

   “这两天的事。”pg one 干脆也不教了,放下曲谱往靠垫上一仰,“咋了,不然你跟着去呗?”

   “啥呀,我跟着凑啥热闹…”

   “那怎么办,老贝走了某人不得可劲想啊…”pg one 来了兴趣,凑近了点继续说,“你万总没说错吧?”

   “是啊,大家都想他。”白曜隆显然没反应过来pg的别有深意,低着头还是闷闷的。

    “不是,我是说——”pg one轻飘飘地说,“你最想他。”

   “只想他。”

  

    平地惊雷。傻子也能听出来这句话有什么别的意味。在确定了这句话的深层含义之后,白曜隆倏然抬头近乎惊慌地看向pg one。

   “别人看不出来…但是你万总还是可以的。”王昊还是用那种很平常的语气和很平常的眼神看着白曜隆,仿佛这不是一件多么不同的事,“我没别的意思,两边都是我兄弟…我就怕你钻死胡同……而且你这个小孩有时候傻傻的。”

  

    pg one的放松和坦诚感染了白曜隆,话题已经被善意的挑起,他没法再回避。白曜隆自诩二十年来一直保持着绚丽又浮夸的生活,由于家庭的原因他见过很多女人,对待感情一直可以说是经验充足又游刃有余。他没谈过正儿八经的恋爱,但是不代表他不熟悉爱情的套路,对待各种异性也能相处的恰到好处。遇到李京泽之前他没什么喜欢的人,但是他很享受那种状态,也从来不急于寻找。这不阻止他享受生活,即使有朝一日出现了让他心动的人,白曜隆对自己也有十足的把握——
  

    但是李京泽显然是个措手不及的意外,他生活的准则全部在这件事上崩塌了。他做什么仿佛都只有一个结果,这让他措手不及如同他此刻能回应pg one的只有沉默。

  

     他看上去单单纯纯什么都不晓得,但在这事上心里跟明镜似的,除了让这个念头沉默地溺毙在时间里,他别无他法,也无能为力。

     

     白曜隆临近退伍和红花会接触的那个时期还没怎么对音乐的编排接受系统的培训,对于hiphop也是热爱大于专业。于是那段时间他几乎可以说是拼了命地恶补各种专业知识,整天泡在工作室里废寝忘食。

  

     有一次,当白曜隆又一次在工作室泡了一个通宵后,他看着窗外旭日初升,天地万物被一点一点渲染上金色的暖热,内心一片平静。双手缩在宽大的白色衣袖里,只露出一截白净的指尖,白曜隆在铺满曲谱的桌上搜寻手机准备为新的一天点上一杯咖啡。却发现手机已经电量殆尽自动关机了,在懊恼地确定他的快速充电器也不见踪影后,这位刚成年不久的年轻人不禁小声抱怨了一句。

    “怎么了?”

    
     一道声音响起,白曜隆抬头,看到了正推门进来的李京泽。

    

    他一点都不显得吃惊的样子,端着一杯还冒着热气的咖啡走近。扫了一眼满桌子的纸张,李京泽看向白曜隆的眼里是不加掩盖的赞赏,可是说出口的话却不是那个意思。

   

    语气带着点嗔怪似的,李京泽把手里的咖啡塞给白曜隆,“小孩子可不要老是熬夜。”

   
    见白曜隆还站在原地呆呆的,李京泽挑了挑眉毛又补上一句,“以后有什么问题就直接来问爸爸。”

   

    说着露出了一个近乎于温柔的微笑,小虎牙又悄悄探头,“红花会的小朋友。”

   

     白曜隆后来也不知道他当时对着李京泽是怎么用出“温柔”这种形容词的,但是他的心脏当时是这么告诉他的——于是他端着那杯烫手的咖啡,一时之间放弃了思考。

    扑通扑通。他的心这么告诉他。

tbc

  

评论(12)
热度(122)
©当浮一大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