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浮一大白

为了心里眼里更广阔的世界。

空山新雨后 (ABO)

放飞自我。狗血预警。

勿上升勿上升勿上升,全他妈是我瞎编的。

chapter 4

   胸腔暗潮汹涌起伏。久久难以平息的李昇炫,干脆起身走进李靖元的房间。

   许久未见的李靖元的睡颜。

   安静地侧卧着,深陷在柔软床铺中的无害样子。随着鼻息胸膛微微起伏着,少年愈发挺拔的躯体在被子下连绵成蓬勃的山脉。

   晨光从没有拉紧的窗帘中透进来,将室内的一切笼上一层金黄色的温柔光晕,流光溢彩中萌生出纯粹的朝气与活力。就好像初春第一场春雨后冒出的第一株绿芽,带着新雨的香气,就那么软软的,暖暖的触及心底。

   哪怕只有一点点,他也不想委屈李靖元,即使他也从未挑明。

  

   行至踟蹰处,不妨交给命运安排。



   到达公司,Egbert已带着笑容等他。

   “怎么样…看这黑眼圈,是已经得到答案了?”带着

善意的调侃。

   李昇炫不置可否地耸肩。

  “说实话,没有。”

  “所以我决定不再去纠结,你来替我决定吧,Egbert。”

   “我接受公司的一切安排,包括我的人事抽调。”

   看着李昇炫终于又展露出他一向自信又游刃有余的微笑,Egbert颔首,“我明白了。”

   “作为你的朋友,我比谁都希望你能不留遗憾幸福地活着。”



   于是,五天之后,当李昇炫站在首尔国际机场时,还在心里赞叹Egbert的办事效率。多亏这位可靠的朋友,工作交接任务也快进行到尾声,住房也已安置完毕。

   即使拖着笨重的行李,很显然李靖元也有百分之百的好兴致。第一次回到故乡,连空气都是万分新鲜的。转学手续过几天才能办好,他还有充裕的时间可以好好熟悉一下这座对他来说还是全然陌生的城市。

   他们即将开启全新生活的地方。

   实际上李昇炫暂时没有时间去感叹时过境迁。他下午还得去公司,说是为“为他这位新上任的主管操办了一个盛大的欢迎会”,也不知道到底是看在谁的面子上。本来预想中的各种复杂的心情事实上并没有出现,接踵而来的种种事宜已让他应接不暇,叫他没时间想些别的。刚刚在飞机上他还由于劳累而美美地睡了一觉,对于回国这件事,他到现在还没有真实感。

   平淡得过分,然而生活不是电影,他已经34岁了,不管是跌宕起伏还是缠绵悱恻都如明日黄花那般不合时宜。让生活保持运转已竭尽全力,遑论人世间一切过分脆弱易碎的感情。说白了,全是消耗品。




   所言非虚,欢迎会真的是有够盛大。换了好几个场子,和大家熟络的迅速程度让李昇炫自己都有点吃惊,他什么时候魅力这么大了?一行人从pub出来已经是深夜,李昇炫醉的也差不多了,基本三步就走不成直线。公司的一位科长只能自己扶着他走,两个人在路上东倒西歪。

   车是没法开了,李昇炫只好等在路边打车。

   夜风还是有些料峭,倒是把李昇炫的酒气吹散几分。他觉得差不多有些清醒了,看着只穿着一件短袖的同事在晚风中微微抱臂,便说:

   “谢谢您了,您就先回去吧,我自己在这里等车就好。”

   那位科长看李昇炫清醒不少,便也不再强留,道了句“明天见”就回去了。

   李昇炫百无聊赖地踢着石子,他站了会儿觉得全身没力气,干脆蹲在路边。头还有点晕,他现在一片昏沉,只想快点回家好好睡上一觉。

   不多时,拐角处就驶进一辆出租车,远光车灯让整条道路都渐渐清晰起来。李昇炫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正准备招手,就看到路那头有个身影向他走近。

   很模糊的影子,但李昇炫一眼就认出了那是谁。

   一瞬间血液倒流,李昇炫楞在原地。

   真是不凑巧,一回来就见着了最怕的。

   权志龙,不会错的,就是他。

   他俩此时就差了差不多二十米的距离,李昇炫心里麻麻地,只祈求那人没认出他来。他现在巴不得出租车马上过来让他能赶快离开这个鬼地方。

   喝断片之后的大脑一片空白,李昇炫全程僵硬地低着头,在打开车门准备坐进去的那一瞬他几乎要谢天谢地了。
  
   但是下一秒手臂上就被用力一扯。
 
   颈后熟悉又陌生的嗓音和信息素铺天盖地地向他袭来,激得李昇炫浑身一炸,头皮发麻。

    “…呦,这不是李昇炫吗。”

   “真是好久不见了。”

    像是宿命般,逃不掉了。李昇炫慢慢转头,看到那张和梦里分毫不差的脸庞,僵硬地笑。

   “好久不见…G-DRAGON…”

  

   权志龙今天从公司回来挺晚的了,一下午没吃东西,便驱车去了熟悉的店享用了一顿夜宵。从店里出来走向停车场的时候,远远就看到了路边的那个背影。

   在晦暗的夜色里近乎模糊,但他就觉得莫名熟悉。怀着一种奇妙的预感走近几步,他就彻底认出来了。那个十五年前突然从他生命里缺席的人,那个将无数漫漫长夜留给他一个人独自煎熬的人…

   在心底咬牙切齿地喊出那个名字,…李昇炫。

   与此同时的,暌违了十五年的心跳又再一次铺天盖地地席卷了他。

   身体不受控制,在他上车再次溜走之前狠狠地抓住了他。用力向外一拽,权志龙向车里的司机道了句抱歉,然后近乎暴躁地甩上了车门。他不知道这是怎么了,神经好像突然一下被点燃,他没想到这个人还能再一次出现在他的眼前。心里五味杂陈,让他的心绪无法平复,不知道如何开口,只好在朦胧的路灯下狠狠盯着李昇炫。

   还是那张熟悉的脸,只是气质已经完全不同,整体看上去冷静又成熟。但是仔细看看,还是那双下垂的眼角,乌青的黑眼圈也没有变。头发有点乱,领口敞开,脸颊酡红,眼睫看着地面簌簌地闪动,一副全然的醉态。
 

    说实话,现在有点尴尬。李昇炫不想看向他似的,一直低垂着头,抿着嘴一言不发。

   权志龙最终摇了摇手里的车钥匙,“走吧,我送你回家好了。”

   李昇炫想也没想就拒绝,“谢谢,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说着把自己的手臂从权志龙手里抽出来,转身欲走。

   权志龙又从后面拉住他,“你醉了。”

   我醉了管你什么事。酒的后劲上头,李昇炫站在浑身燥热。他一点都不想在这个过早的时刻就碰上权志龙,即使他能预料到早晚,但是反正不是回国的第一天。他现在精疲力竭,完全没有心力再去应对这样的一个大麻烦,只想一心逃离这个阴差阳错,糟糕的不能再糟糕的局面。

   权志龙现在有点上火,李昇炫竟然开始反抗他了,这是之前他们相处的时候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情况。当年的李昇炫可以说是又软又奶又乖,一掐都能奶的出水。李昇炫年纪小,一口一声“哥哥”脆生生地喊他,整天和他腻歪一起,除了他和身边人没怎么接触过别人。那个时候可是和小姐姐说几句话都会害羞到脸红的孩子,更不用说会干出在pub深夜买醉这种事。

   想到这里他语气有点沉,不自觉语气带上了点命令。

   “不行。我送你。”
 

   李昇炫听了目瞪口呆,他几乎要被气笑了。这个人凭什么还用那种语气和他说话还限制他行动的自由?他们现在的关系连“旧情人”都谈不上,这个愚蠢的男人还以为是十五年前吗?
  
   借着这点酒气,李昇炫直接把手用力抽了回来,一言不发地转身就走。

   身后的人又扯住他。

 
   李昇炫诧异地看了权志龙一眼,真是疯了。发现对方也正狠狠地看着他,一脸执拗不打算让步的样子。

   权志龙甚至开口说,李昇炫,我觉得我们得谈谈。

  

   头疼的都要炸开了,李昇炫仅有地理智告诉他今晚并不是个谈话的好时机。他还不准备这么快进入正题。

   空气有点焦灼,李昇炫觉得心里有把火气一直烧到大脑,脱口而出了一句你凭什么。

   权志龙一把撕下来他脖颈出因为流汗微微浸湿的屏蔽贴,福至心灵说了一句,“就凭我是你的alpha。”

   他几乎不怎么使用这种力量使别人服从,之前也从没对李昇炫用过。  但他现在死死地盯住李昇炫的眼睛,强烈的信息素就那么散发出来。

   霎时间,信息素就像一张大网一样笼罩了李昇炫,理智没来得及挣扎一秒就感到了一股窒息般的压迫感。他看着权志龙的眼睛,终于,身体一软,双腿不听使唤,倒在了他的alpha怀里。


TBC
——————————

☞熊熊快跑

  
  

 

评论(29)
热度(57)
©当浮一大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