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浮一大白

为了心里眼里更广阔的世界。

空山新雨后(ABO)

放飞自我,狗血剧情。

勿上升勿上升勿上升,全他妈是我瞎编的。

chapter  1

   李靖元分化的时候,他爸还在上班。
 
   还未来得及为大屏幕上大大的WIN作胜利欢呼,下一秒未知而汹涌的热潮就陡然席卷全身。游戏手柄从手中滑落,15岁的李靖元难受地蜷倒在地板上。

   虽然爸爸从不隐瞒他这方面的知识,也提前明细过注意事项打过预防针,但这种感觉也太要命了……像从身体最深处放了一把火,焦灼感扩散到四肢百骸,他模糊地想这特征大概是分化成alpha了,还好,不然一家两个omega怎么过…艰难地掏出手机,李靖元维持着最后一丝理智,乖乖地拨给他爸求救。

   “爸,我分化了……好像是alpha…”

   啪。电话被重重挂掉。

  
   经过刺激的午夜飞车和连闯红灯,惊魂未定的李昇炫急匆匆地闯进家门,就被他亲崽的信息素怼地后退两步。

   “你这个小子…”嘴上说归说,在看到躺在地上仿佛刚从水里捞出来的李靖元的,李昇炫当然是抑制不住地心疼焦急。
  
   “小子…靖元!李靖元!”李昇炫强忍着不适靠近地上这位刚分化的alpha。看到儿子明显有些甚至不清潮红的脸庞,他还是动作麻利地为其注射了一只刚买的alpha抑制剂。他做这些已经很熟练了。

   费了些力将这个十五岁的少年抱上沙发,李昇炫这才有些跌撞地打开窗户让满室的alpha信息素飘散出去。这里楼层很高,所以他倒不担心外泄信息素会有什么样问题。
  
    ……有问题的是他。

   刚刚李靖元的信息素已经让他感到不适,腺体微微胀痛,他又没有他的alpha信息素的安抚…如果发情期因此提前的话…

   唉…思及此处,李昇炫冲客厅喊到:“靖元,好些了吗?”

   “还行吧…”

   虽然还是有气无力,但听得出来比刚刚好多了。

   “靖元,你试着把信息素收一下不行吗?…你想把你爸怼死吗?”

   李靖元躺在沙发上翻了一个白眼,但还是照做了。



   说来话长,李昇炫和李靖元的相处模式一开始还不是这样。

   当年李昇炫才刚成年,自己还是个奶里奶气的小孩子,就孤身一人来到美国把李靖元生下来了。可想而知生活有多么艰难,饶是他有三头六臂也照拂不过来。在李靖元三岁那年含泪把他送到一位久居美国的亲戚那里,李昇炫正式开始了他在异乡的打拼。一天平均睡眠不足六个小时,匆匆用快餐搪塞过午饭,或是遭受白种人的冷眼和不公平待遇,李昇炫都从未放弃过希望。彼时他除了李靖元一无所有,但他鲜少沮丧,也鲜少伤春悲秋。强韧坚定的意志仿佛是他与生俱来的品质,并不因为其omega的身份就折损半分。

   即使作为少有的男性omega,他有更轻松一点的路径可供选择。譬如在国家omega保护中心的集中管理和保护下享受津贴拥有衣食无忧的一生,但他深知这是羽翼,亦是牢笼。

   在温室中丧失尊严地存活不符合他的人生信条。说他是年少轻狂也好,妄尊自大也罢,但李昇炫一直坚信着,凭借自己的双手,他和他的孩子可以拥有更明亮的人生。

   但是长久的分离让李昇炫对儿子怀有更加深沉的愧疚和思念。前期父子俩可是一见面就开启了抱头痛哭的模式,一度让亲戚十分堂皇。每当分离时李靖元撕心裂肺的哭声更让李昇炫心碎。

   但是他别无他法,除了给李靖元一个更美好的未来,他不懂自己还能如何爱他。

  

   五年后,李昇炫终于有能力接回了李靖元。万幸,五年的缺席并没有使亲情生疏,反而让李靖元更加依赖他的父亲。虽然有点缠人就是了,但是当小奶包拉着他的衣角追着他喊“daddydaddy”的时候,李昇炫的心都要被甜化了。

   他对李靖元从不隐瞒。

   当小家伙长到12岁的时候,大概是对第二性别有了一些概念,曾经满脸纠结地第一次问他:

   “爸,我妈呢……?”
  
   李昇炫淡淡地瞟了他一眼,继续吃饭。
 
   “我就是啊。”

   ……

   ……
   
   …天知道李靖元当时的内心活动。


  
   随着年龄渐长,李靖元也渐渐成长为了一名十分合格的…小兔崽子,哦不,青少年。性格里不知道遗传谁的叛逆基因越发明显,让他时不时显得吊儿郎当,贫嘴抬杠。对待李昇炫的态度也转变成了相当典型的有点别扭的父子关系。

  

   当李昇炫又一次大大咧咧地往沙发上一横,驾轻就熟地往自己脖子上打抑制剂的时候,李靖元有点忍不住了。

   “那个爸,你要不要回屋一下…”

   “我的意思是,你十四岁还没分化的儿子还在这儿呢,这样是不是有点不太好……?”

   “有什么不好。”李昇炫不以为然地推送完针管里最后一点药剂,再小心地往脖子上贴了块屏蔽贴。

   “你爸爸目前可是单身的omega,这样不是天经地义吗?”

   “……”

   Omega。李靖元有点酸涩地把这个词汇在嘴里咀嚼了几遍。彼时他虽然尚未分化,但也明白虽然在平权社会,他父亲当时作为一名带着孩子的单身omega,也得算上是名副其实的弱势群体。再加上身处异国,举目无亲,走到今天这步实属不易。

   虽然不是很清楚他爸离开故乡带着他独立生活的原因,但是……

   他将视线投向坐在沙发上已经开始安然地看起财经报纸的李昇炫,他的父亲。

   他第一次试着以局外人的眼光评判这位他最亲的人。
 

   明明是三十几岁的人了但看上去还是很嫩。前几天刚剪的短短的刘海此刻正服帖地搭在眉头上方。睫毛从侧面看又长又浓密,眨眼的时候簌簌地扑闪。皮肤状况看上去也不错的样子,嗯,有了几道细纹了已经,但是并不明显就是了。此刻脱下西装换上家居服的样子分明看上去大不了他几岁(忽略他手里冗长无味又刻板的财经报纸的话。)

   什么嘛…明明他爸从他这个年纪的男孩子看上去也是一位很甜美(?)的omega啊…哪个alpha这么不长眼…

   噗。想着想着,李靖元不禁笑了,带着14岁男孩子特有的纯真,又有点小小的、不希望被发现的别扭。

   引来了李昇炫轻柔的、带着一丝诧异的视线。

   这位14岁的青少年笑着摆摆手,踢着轻松的步伐回屋去了。

   别的事情又有什么关系呢…他是我爸爸啊。我长大了,如果可以分化成…alpha就好啦,可以保护我爸。

  14岁的李靖元这么想到。






TBC
——————————

☞李靖元小崽崽大家还满意吗?
☞靖,安定平和。元,新的开始。
   给崽儿起这个名字也算是反应了当时熊猫的心理状态吧(好吧明明是我起的
   ☞李靖元有点小天使了嘿。我就先抱走啦。

评论(23)
热度(54)
©当浮一大白 | Powered by LOFTER